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内讧不断、资本逃离 中国无人驾驶开向低谷

时间:2020-01-25

从0663年到9500年的18个月里,一家无人创业公司的估值从3000万美元跃升至8亿美元,涨幅超过20倍,成为行业明星,并在行业巅峰时期获得最大单笔融资。从那以后,创始人之间发生了争吵,公司在半年内破产清算。

这家名为Roadstar的无人驾驶公司并不是这个行业中唯一一家一直存在争议的公司。

数据显示,汽车驱动零部件及解决方案供应商融资金额从2017年的53.69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62.31亿元。“这个行业太热了,当估值突然被炒掉时,人们的心肯定会膨胀。”云起资本的总经理陈郁告诉CNFE。

随着大量资金投入,行业形势不容乐观。《新京报》记者此前观察过国内的自驾初创公司,至少有10家公司提出了到2018年实现各种形式先进自驾的商业计划。结果,他们都以“跳票”告终。

2019年,无人驾驶进入了“冰与火双天堂”的局面。一方面,很少有资本和企业家像以前一样讨论无人驾驶,以及无人驾驶进入瓶颈期;另一方面,无人货运已经成为投资者眼中的热门话题。

究其原因,无人驾驶仍然面临技术不成熟、道路勘测有限、制造成本高、法律法规不适当等困难。

未来无人驾驶汽车将如何走出低谷?

无人遭遇障碍:团队斗争,投资者逃离

无人在中国,开始时风光无限。

2015年,时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的王锦在成立百度无人驾驶业务部门后,喊出了“三年商业使用、五年大规模生产、十年改变旅游模式”的口号。

口号令人惊叹但鼓舞人心。百度无人驾驶汽车在北京五环路行驶,成为国内无人驾驶行业的标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百度被发现是中国许多明星无人企业的创始团队之一。

例如,2016年12月,彭军与“大楼领袖”娄天成联手成立马骁智星,2017年2月,童仙桥、梁彪、周广成立路达,2017年4月,王锦与韩旭、杨庆雄联手成立池静科技。

池静科技广为人知的原因是一场诉讼。2017年初,池静正全力以赴,百度突然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王锦和池静科技,成为“中国第一起自动驾驶案件”。百度提起诉讼的原因包括:王锦违反了招聘百度员工的竞业禁止协议,在任职期间注册了一家与百度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新公司,离职前没有归还带有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

这场持续一年的官司没有明确的结果,但池静的融资步伐和发展步伐已经被打乱。为了自救,股东们终于在2018年2月解雇了王锦,声称他身体不适,需要休养。

从那以后,衰弱的池静改名为文远知行,而据传王锦已经在南京建立了“中智之旅”。文远知行起诉中国知识产权局和王锦,声称他们窃取了自己的商业秘密。中国知识产权局提起反诉。此案还没有得出结论。

与池静科技相比,路霸创始人之间的内讧有点“玩火自焚”。2019年1月,Roadstar前首席执行官童贤桥和现任首席执行官在公司公开号码上权衡了解雇首席技术官周广的公告,将三位联合创始人之间的不和摆到了桌面上。从那以后,这三个人,连同他们身后的天使和首轮投资者,已经卷入了几个月的纠纷,有一系列的闹剧,包括代码隐藏、数据欺诈、回扣、未经许可购买P2P金融产品、倒卖固定资产和核心团队离开。

最终,在2018年5月首轮融资中获得1.28亿美元的明星公司国内无人驾驶领域最高的单轮融资在10个月后进入破产清算。Roadstar破产仅仅一个月后,一篇《我为什么逃离无人车公司》的帖子在网上流传。用e的语气

即使是投资机构也很少投资无人驾驶乘用车,因为2019年无人驾驶乘用车暂时无法用于商业用途。甚至一些投资机构也明确表示,他们不会无人投票。每个人都同意无人驾驶汽车有很大的市场,但是着陆需要很长时间。资本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如此高的估值必须等待如此长的时间才能退出,那就不划算。估价太高,无法移动。”云起资本董事总经理陈郁表示。

燃气财经梳理了近年来国内主要无人驾驶初创企业的融资历史,高峰出现在2017年和2018年。到2019年,融资的数量和数量将大幅下降,少数融资记录将几乎全部被无人驾驶的初创公司拿走。

近年来中国主要自主创业公司财务状况图/燃油经济性

着陆延迟、进入瓶颈期的无人驾驶汽车。

18个月的估值增加了20倍,资本爆炸的人类后果

在国内无人驾驶工业开始的前夕,资本闻到了气味。

2016年的一次美国经历让投资者徐晨感到完全无人驾驶。”在美国,我们不小心拿走了瓦伊莫(Waymo)和优步(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直觉上觉得无人驾驶汽车比我们想象的要近得多。“

”一个潜在的项目必须来自一个大市场。汽车是一个万亿级市场,自动驾驶部件占汽车成本的10%-20%,所以这是一个万亿级市场。”徐晨告诉燃气金融,1000亿美元的蓝海市场是投资者的必备条件。

一个数字能感受到那个时期资本的疯狂。2015年至2017年11月,全球汽车驾驶相关领域共发生193起投融资事件,总金额1438亿美元。仅在2017年,全球汽车技术投资的70%以上投资于自动驾驶技术领域。

国内汽车投资高峰期将出现在2018年。来自1亿欧洲智库的数据显示,中国汽车驱动零部件和解决方案供应商的融资金额从2017年的53.69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62.31亿元,该行业的融资金额在一年内增长了两倍以上。

星空无人驾驶初创企业的增长速度比这还快。陈郁告诉ran caijing (id :),Roadstar的估值在2017年初仍在3,000万美元左右,到2018年5月第一轮融资完成时已达到8亿美元。

仅在18个月内,估值就上涨了20多倍。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心肯定会膨胀。扩张带来利益上的争议。在这种情况下,人性的阴暗面将会扩大,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问题。”陈郁说。

内讧与资本的诱惑有关。另一方面,无人驾驶汽车永远无法突破着陆障碍。

‘大多数时候,车辆只能在固定的半封闭区域进行测试,这根本不能给车辆一个真实的道路场景。’智能驾驶车辆的前安全官员王新告诉CNFE。

'无人驾驶汽车现在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是缺乏对大量数据的验证。即使无人驾驶车辆可以在半封闭区域行驶,一旦它们上路,各种奇怪的情况就会发生,车辆根本无法应对。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是进行大规模测试。”陈郁说。

他引用了美国无人驾驶公司Waymo的例子,该公司已经把无人驾驶汽车放在公共道路上,现在已经行驶了1000多万英里。现在,瓦伊莫在凤凰城推出了第一个小规模运营的“商业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平台。这种测试数据,国内无人公司根本无法比较。

此外,高成本也是无人驾驶飞行器着陆时需要解决的问题。陈郁认为:“现在改装无人驾驶汽车的总成本约为100万元。如果我们想实现商业着陆,无人驾驶飞行器的安装成本必须降低到10万-15万元左右,这样公众才能负担得起。“此外,不完善的基础设施,如高精度地图以及汽车和道路的协调也使得无人驾驶“毫无用处”毕竟,这不是几个企业能解决的问题。这需要产业整合。前景智科技的创始人王锦告诉燃料金融。

无人驾驶:从游乐设备到货运

无人驾驶货运悄然而至

图森被定位为L4级货运自动驾驶。经过两年多的发展,目前已经发现了两大商业登陆场景:公路和港口,前者目前主要在美国推出,后者在中国北方的一个港口。

无人驾驶登陆货运领域的前景也吸引了货运巨头的注意。2018年11月8日,货运巨头曼邦集团与硅谷自动驾驶Plus.ai(智利)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该协议将不会对任何人生效。双方的目标是9万亿物流市场的大部分。

从那以后,封闭公园的货运无人驾驶,开始受到资本的青睐。

在今年以来无人驾驶领域的八个融资项目中,有七个已经被货运无人驾驶公司拿走。迄今为止,大多数宣布登陆申请的公司都是无人货运公司。

近日,一项1亿元人民币的新石器时代融资工具刚刚完成,也是一家定位于L4级的无人创业公司,将自动驾驶技术应用于商用车。他们今年2月开始商业化,现在前端有200多辆车,平均价格30万辆已经达到6000万,所以今年500辆车的销售额达到1.5亿元几乎没有问题。一位新石器时代的投资者告诉燃料金融公司,这就是为什么他看中了新石器时代,并可能很快倒地。

他说自动驾驶在货运领域的商业应用将比预期的更快,'许多人没有看到这一点,他们只是表示失望。自动驾驶仪可能无法在5年内作为出租车在路上行驶,但它在封闭场景中会比预期的更受欢迎。“

原因是货运领域的场景比客运领域简单得多。这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低速运行场景。所需的技术没有无人驾驶复杂。目前,这种情况下的技术相对成熟。

无人驾驶出路:两种商业模式

在5月29日接受燃气财经等媒体采访时,离开池静科技一年半的王锦宣布,他又回到了第一线,分享了他对无人驾驶行业一年半的想法。

在谈到国内无人驾驶行业的发展出路时,他比较了美国的无人驾驶公司,说有两种模式特别突出,‘一种是非常强大的高科技公司,可以成立无人驾驶公司,比如瓦莫汽车的购买和翻新,这种模式已经看到了成功的曙光;在第二种模式中,大型汽车工厂收购无人创业公司,如通用汽车收购克鲁斯自动化(Cruise Automation),以及对第三方融资的开放,也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发展。但优步的模式现在还不明显。”

Waymo已经开发了10年,以前是谷歌的自动驾驶团队。作为一家由科技公司孵化的无人创业公司,它在资金、技术和人才方面得到谷歌的持续支持。现在,伟模在美国凤凰城推出了第一个“商业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平台,用于小规模运营。

通用汽车的自动驾驶子公司巡航自动化是另一种操作模式。通用汽车作为一家主要的发动机制造商,在2016年收购后并没有完全控制中国汽车。相反,它将其推向第三方市场,用于融资和独立开发。

得益于通用汽车主机厂的优势及其相对独立的开发环境,巡航自动化于2018年1月发布了新一代(第四代)无人驾驶汽车巡航影音,真正实现无人驾驶。

CA会受到青睐,因为这是传统汽车公司无人驾驶的最大希望。就车队规模和加州机动车管理局的分离数据报告而言,它仅次于瓦莫。

另一方面,在中国,尽管百度有自己的智能汽车部门,并推出了“阿波罗”无人驾驶系统平台,但百度对它的支持远不及谷歌对瓦伊莫的支持。百度声称2018年在北京完成了140,000公里(86,000英里)的测试,但这个数字比瓦伊莫的少了一个月。

除了百度,其余都是各种初创公司上演的闹剧。迄今为止,没有一家无人驾驶初创公司能够突破这一模式,与主要发动机制造商建立深厚的联系。“只有一家总公司,而且t

如果自动驾驶真的想落地,它必须与主发动机制造商深度集成。目前的无人驾驶汽车在生产出来后都会被改装。无人驾驶汽车的大规模生产必须完成从后到前的转变。”王锦说。

此外,法律法规不一致也是一个大问题。

虽然中国的一些无人驾驶团队已经开发了一些测试车辆,但由于法律的限制,它们无法真正上路,也无法在真实的交通环境中进行测试和优化。

例如,2018年11月,文远智行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首次亮相广州街头。文远志行是瓦莫的学徒,立志打造一辆L4级无人驾驶出租车。

在与广汽和广州出租车集团讨论后,文远知行选择在广州大学城推出中国第一辆也是唯一一辆自动驾驶出租车。为了确保安全,文远知行的无人驾驶出租车在前排安装了安全人员,以接管车辆无法处理的情况。

然而,文远知行的自驾租赁很快就停止了。这辆无人驾驶出租车被迫转移到广州市政府指定的文远知行生物岛区试运行。

百度早前在北五环直播无人驾驶测试时也遭遇了同样的尴尬。

王锦认为,目前美国有10个州在法律上允许无人驾驶汽车上路。中国的无人驾驶道路需要在法律上进一步完善。

在陈郁看来,法律法规的改进是建立在技术升级的基础上的。无人驾驶汽车无法摆脱安全官员。应该如何确定事故?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我们就不能谈论法律变革。“

至少目前,在中国开车还是一个遥远的未知数。

资料来源:刘景峰,燃气财经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乌苏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4girlslike.com 技术支持:乌苏门户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