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辛国斌:构建新型农业治理体系

时间:2020-01-17

随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出现,我国农业和农村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如何提高农业发展水平,结合区域特点形成新的农业治理体系,已成为我国农业和农村发展的重大课题。近年来,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对此进行了积极探索。

青海省海西州位于西部地区和青藏高原,面积广阔,资源丰富,但环境脆弱、敏感、不稳定,环境保护任务繁重。该州大部分土地为沙漠、半沙漠和高寒草甸,沙漠戈壁占65%,草地占31%,耕地和林地占2%,水域占2%。这种特殊的状态和农业形势制约着海西农牧业的发展。

根据中央政府的相关要求,近年来,海西大胆探索农牧业经营单位的创新,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具体办法是通过农牧民牧场承包经营、牲畜贴现等方式建立农牧民股份合作社。合作社内部实行专业化分工。生产指数按家庭单位量化。员工按劳付酬,利润按股分配。管理风险由分享股份的农牧民共同承担。实践证明,这种形式的股份合作解决了农牧产业组织内部生产要素组合的问题,优化了利益分配,受到农牧民的普遍欢迎。

可见,要推动农牧业经营主体的创新,除了坚持合法、自愿、有偿的农地流转原则外,还应特别注意以下几点:一是引导农村土地有序、规范流转。这要求在确认农地权利的基础上建立健全规范的农地流转市场,形成公开透明的流转价格,明确流转双方的权利和责任关系。第二,建立健全公司治理结构。无论是工商企业,还是内生农民合作社、股份合作社、合作工会等组织,都应建立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第三,要注意理顺利益分配。在企业主体内部,以利益分配为纽带,构建兼容、公平、合理的利益联结机制,使农民受益,管理得到鼓励,双方形成更加平等的伙伴关系。第四,要重视农地流转的后续服务和监督。应科学论证支持新企业实体应用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必要性,以满足其合理需求。建立企业实体人才支持机制,使每个企业实体都有一个好的领导者来引导企业实体持续健康发展。此外,还应探索工商企业租赁农地的资格准入和风险防范机制,建立农地流转监控体系,防范非农和非农业用地。

选择什么样的产业关系到现代农牧业体系的形成,也是有效提高土地产出率、加快传统农牧业向现代农牧业转型的关键。长期以来,一些地区只重视农牧业产品的生产,对加工、销售和服务环节缺乏重视。分娩前、分娩中和分娩后的纵向整合是不够的。国际经验表明,新的农牧业工业体系要求加快第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形成一个涵盖生产前、生产后和生产后的综合工业体系。因此,增加分娩前、分娩中和分娩后的垂直整合,

我们需要改善宏观信息服务。由于生产周期的影响,农产品价格的小幅波动往往会形成供给方或需求方更大的反应,引发农产品价格波动,导致农产品“难买”和“难卖”的突出。因此,要稳定农牧民的生产预期,应积极探索建立主导产业和优势产业宏观信息预警机制,为农牧民提供宏观信息服务,逐步建立生产预警、市场预警和灾害预警系统。

完善工商资本监管机制。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在有效引导的前提下,应严格监管其潜在的非农冲动,严格检查其农业管理能力和项目风险,严禁以土地流转名义进行非农业用地,加强事件发生期间和事件发生后的监管。同时,为了保障工商资本进入适合企业管理的现代农业的稳定性和合理利润,可以将资格审查和政策支持相结合,准入审查制度可以作为企业和其他经营实体申报各级财政补贴或承接农业项目的前提条件,并根据上述指标建立企业信誉档案制度。

应加强农牧业风险管理。近年来,我国各地初步建立了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但保险种类相对较少,保护水平仍然相对较低。鼓励和支持农产品价格保险发展,全面构建现代农牧业风险管理体系,结合各地区主导优势农业产业发展需要,形成完善的风险管理机制。

建立农牧业生态补偿机制。海西州占青海省总面积的44%。柴达木盆地是青海省的主体,是全国八大沙漠之一,也是青海省沙漠化面积最大、治理难度最大、生态建设任务最艰巨的地区。因此,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大生态补偿力度,在实施禁牧补贴、草畜平衡激励、牧民生产补贴、草原监管体系和牧民后续产业发展等补贴政策的基础上,划出专门区域建立永久性生态补偿区,实现真正的生态平衡。

(青海省副省长辛郭斌,原载于5月30日《经济日报》第二版)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乌苏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4girlslike.com 技术支持:乌苏门户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