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苏轼“乌台诗案”是怎么回事?背后有什么原因?

时间:2020-01-11

你知道苏轼的故事吗?以下是一份简短的历史汇编。

北宋元丰二年(1079年)12月29日,被囚禁在御史台130天的苏轼终于获释。两个月后,北宋最伟大的作家被贬为黄州团职,悲伤地离开了汴京。震惊北宋的“五台诗案”宣告结束。

乍一看,这似乎是写诗带来灾难的问题。业余爱好者也经常谈论“苏轼的哪首诗引发了五台诗案”的话题。但是仔细观察一下来龙去脉,就会发现这和写诗没什么关系。确切地说,五台诗案的直接诱因是“不孝之子”的随意联想造成的灾难。

苏轼刚刚被调到湖州府,按照程序上了法庭。然而,王安石的学生丁力称他为“嗅”。他因没有举行母亲的葬礼而受到世人的批评,但他也因为支持“王安石变法”而得到迅速提升。苏轼和这个“不孝子”,原本也没有问题,但是苏轼曾经写文章赞美北宋孝子朱守昌,愧疚的李丁竟然为此生了“也许在说我”的联想,竟然就这样嫁给了梁紫。

所以这一次,在“王安石变法”蓬勃发展的同时,一向对“变法”有很多看法的苏轼,也是朝廷几个重要官员的眼中钉。丁力立即跳上跳下,先是和他的同事舒丹、何陈正一起工作,努力给宋神宗脸上添油加醋,并将苏轼打上“讽刺者”和“政府诽谤者”的烙印。蔡镇、王浩和其他官员暗中“帮助”了苏轼,他最终被宋神宗下令从湖州市监禁在首都。

苏轼一生中最屈辱的一幕开始了:在丁力的事先“指示”下,官员们来到湖州,直接在政府办公室逮捕了苏轼。这个过程就像“驱赶狗和鸡”。进入御史台监狱后,苏轼被严刑逼供。当时,北宋科学家苏颂也被囚禁在御史台,与苏轼只有一堵墙之隔,他亲耳听到苏轼在日常审判中所遭受的虐待,并以韵文记录了这一悲伤的场景:来自北方的一个偏远家庭成员吴兴寿(Wu Xingshou)整夜为这一侮辱感到难过。

让后世历史学家感到羞耻的是丁力对苏轼的指责。苏轼被捕入狱是基于“嘲弄事物”的原则。证据呢?李鼎立即行动起来,翻遍了当年苏轼所有的诗词文章,逐字逐句地“寻找证据”。乍一看,它真的“富有成效”。

例如,苏轼著名的诗《湖州谢上任表》以两株杜松高大挺拔的姿态表达了他对生活的真诚追求。然而,丁力的搭档舒丹抓住了“世界上只有龙知道”这句话,坚持认为这首诗是在诽谤宋神宗。对政治改革家的大大臣张盾的愤怒驳斥是,自古以来,这个头衔里就有许多龙,诸葛亮也被称为“卧龙”。这也是诽谤皇帝吗?这真的是“两边的唾液都可以食用吗?”舒通呕吐了。你们都吃饭了吗?

用这种奇怪的逻辑,苏轼的《王复秀才所居双桧二首》被他们形容为“嘲弄行政无能”。《书韩干〈牧马图〉》也被指控犯有“申斥和骑战车”罪。《次韵达章传道见证》甚至被称为“诽谤你父亲”的大帽子。所有这些“罪行”要么断章取义,要么随意解读。

在苦难的最后,连宋神宗都无法忍受。听到苏轼的“罪证”后,他反复叹了口气:“诗人的话可以这么说。”此外,已经失业的王安石也为苏轼求情。曾经濒临死亡边缘的苏轼逃跑了,被贬到黄州。

然而,这起事故发生在九死一生之后,但也触及了北宋此时的症结:一场“王安石变法”达到了富庶强兵的效果,但改革启动后,丁力等一群奸诈的恶棍也利用这个机会,通过投机公开闯过市场。这群人在实际工作中无能,但他们组织得很好,而苏轼的悲剧就在于此

在北宋亡国前夕的宋徽宗岁月里,这种以诗歌为“工具”的攻击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甚至陶渊明、李白、杜甫等的诗也曾在北宋后期被禁毁。靖康受辱前夕,外面的游牧民一步步逼近。汴京当权的“老党”忙着痛骂王安石,开“不管炮石是什么,如何管理炮石”的玩笑,成为北宋亡国的丧钟。

与这痛苦的一课相比,苏轼本人在这场灾难中更值得回忆。

在千钧一发之后,苏轼仍记得当时绝望的心态:“写诗难,苦泪染纸笔”。在降级到黄州相当一段时间后,他用酒来借酒消愁,达到了“谁能借酒消愁”的地步。他叹了口气给秦观,说:“但既然我们得罪了,就不写了。”可以看出,灵魂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然而,在元佑的第一年,当“旧党”掌权,“新党”在宋神宗死后被清算,“王安石变法”在未来被彻底废除时,受到“新党”结构冲击的苏轼站了起来。当时,他被判“诽谤新法”,但他逐一驳斥了“旧党”对“王安石变法”的诽谤,并为王安石丰富的强兵成就辩护。即使有过“苦涩的眼泪”,即使有过“不再写作”,苏轼仍然是敞开胸怀的苏东坡。

通过这场闹剧,各种计算和不同人物的命运,我们记得的是北宋伟大的文学巨匠苏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您的原始版权受到任何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乌苏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4girlslike.com 技术支持:乌苏门户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