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张腾峰“下坡”记

时间:2020-01-30

延河自治县新井镇有三条街道,一条是群众零星流动的老街,另一条是水库移民居住的第二条街,第三条是生态移民扶贫的第三条街。起伏的山丘位于第三街的东侧。山上的村庄叫龙山村,是全省一个极度贫困的村庄。凤凰山村里有一座山,青岗坡村里有一座土家族的村庄。

2017年6月前,张封腾住在清港坡。他一直认为,他和他的儿子和孙子,像他的父亲和祖父一样,会一直住在清港坡,重复着他们面朝黄土的日子。

张封腾说,他活到40岁,一直走在“下坡”的路上。

早年,他学习下坡路,但他只是变老了。初中毕业前,他回到了斜坡上。山坡上没有稻田,只有玉米。他吃着玉米长大,长成了像玉米一样强壮的身体,然后种植了有强壮身体的玉米。玉米一年成熟一次,张封腾的皮肤一年比一年黑。

山坡上的人们称务农为谋生之道。除了玉米以外,这条小路在山坡下,在山的外面。

下坡时间很快。从20世纪到21世纪的一瞬间,张封腾在2000年获得了爱情。结婚后,当谈到爬山时,他感到很柔软,再也不想回到山坡上。

通往这座山有两条路,一条在北边,另一条在南边。从2000年到2016年,张封腾去了北方的河北和天津,南方的深圳和浙江。日子总是曲折地来来回回。起初,这个家庭花掉了他们那天赚的钱,然后花掉了他们下个月赚的钱和接下来几年赚的钱。他觉得“下坡”的路越来越长,正走向无底洞。

2005年,张封腾在广州镇开发烤烟。收成很好,但“黑紫豹”却出了一张单子和一对。张封腾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失去了所有的烤烟钱。

2009年,他来到青山绿水的青冈坡脚下,与他人合作饲养水牛和牛。他认为俗话说,“牛和水牛不是在一端,而是在另一端”。日子会越来越好,但是他却失去了很多。

2013年,他的老父亲病重。他回到青岗坡照顾老人,养了12只山羊。结果,邻居的大狗杀死了所有的羊。父亲去世后不久,他的妻子和孩子也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面对生活的打击,他努力“生存”。

到2017年6月,“下坡”道路终于进入平地。通过搬迁,居住在山区偏远地区的张封腾和其他142户拿着档案卡的贫困家庭走下山坡,走出山谷,越过山脊和横梁,来到新井镇的安置点,实现了“坐在街上”的梦想。

沿着斜坡,沿着街道,没有玉米地。一阵喜悦过后,张封腾的脸悲伤得像烧焦的玉米。

张封腾说是13岁的儿子为这个家庭找到了新的方法。有一次,他的妻子和小儿子去广州探亲。当他的儿子看到有人在街上卖米卷时,他以前从未见过,于是请他妈妈给他买一碗食物。当米卷在他嘴里吃的时候,他觉得很香,很滑,于是让他妈妈自己去买一碗食物。这位母亲不愿花钱,也拒绝给自己买一个小碗,只是在儿子再三恳求她之后。女孩和女孩吃了米饭卷,都觉得很好吃,但是他们不愿意再花钱买一碗。因此,儿子向他的母亲建议,他可以学习如何做一个米卷,借钱购买米卷制造的机器,然后在新井街出售。这不仅解决了吃米卷的问题,也解决了挣钱养家的问题。

对于一个刚刚搬到集镇、负债累累的贫困家庭来说,花2万到3万元去买机器、学习做米卷生意的技术,当然这不是开玩笑,这是一件伤肠的大事。然而,父母心肠软。想到他们的儿子,张封腾和他的妻子变得冷酷无情,下定决心做卷饼生意。他们很快从广州借钱学习技术并买回机器。

从今天开始

张封腾说,卖米卷的方式就像卖米卷一样。它纤细、柔软、毫不费力,但令人难忘。运送瓶装水的方式也和瓶装水一样。运送一桶水需要一桶的力量。它是吃米饭的力量。自去年年底以来,他在输送最多水的那个月输送了1400多桶水,在输送最多水的那个月输送了180多桶水。平均来说,一桶水可以赚取1.8元的净利润。

像张封腾一样,立卡县有143户贫困家庭搬到新井镇帮助穷人,他们来自62个村民小组。搬迁后,一些人出去工作,一些人在附近工作,一些人摆摊,还有一些人在循环茶园。人们都说有两条“下坡路”,一条通向贫穷,另一条通向重生。他们正在第二条路上走。(冉小川)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乌苏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4girlslike.com 技术支持:乌苏门户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