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中华辞赋》和一位农民读者的故事

时间:2020-01-15

在老人的墓前,看着长满杂草的土堆,袁志敏想起了老人的过去,他因为《中华辞赋》而认识了他。他更清楚地认识到,老农,像许多热爱辞赋文化的中国人一样,是《中华辞赋》成长的根源。

在从河北省安国市到袁志敏明官店镇北徐新庄的公路上,《中华辞赋》杂志副总裁和办公室主任周寿平开车去看望一岁多的农民读者张红。

这是他们第二次去平张虹。

《中华辞赋》杂志是由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作家出版集团赞助的文学月刊。主席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主编是原新华社副总编辑闵范路和原《半月谈》主编顾建平。为什么如此高端的文学出版物如此重视一个老农?

史圣兴福

2007年5月,以出版辞赋作品为主的杂志《长篇小说选刊》在北京发行,编号为香港。当时,前文化部部长刘忠德担任杂志编委会主任,闵范路担任总裁。

词赋起源于春秋时期,兴盛于汉唐时期,与唐、宋、元、明清小说并驾齐驱,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在辞赋史上,人们可以被视为明星,着名的辞赋非常受欢迎。然而,到了近代,辞赋的风格却衰落了,甚至过时了。在中华民族迎来伟大复兴之际,辞赋《中华辞赋》的出现正好证明了中华民族古老繁荣的伟大氛围。

杂志一经推出就非常受欢迎。红学大师周常茹很高兴阅读杂志并写诗。他回忆说,在20世纪70年代初,张伯驹、黄谭俊和他都是中国研究的大师,他们曾想经营一本押韵的出版物,但为政府部门竞选失败。《中华辞赋》杂志的诞生实现了他们的梦想。刘仲德因病去世后,原《人民日报》总编辑范静宜接任该杂志编辑部主任。中国研究的主要学者宗一饶很高兴被邀请为顾问。任虞姬、马识途、霍宋林、叶嘉莹、沈鹏等中国着名学者和文化大师在成为《中华辞赋》杂志顾问前后也参与其中。

“就像”

与所有这些与《中华辞赋》相关的文化人相比,农民平张虹太谦虚了。

2009年5月,一位身穿旧军装、紧紧扣在风中的老人走进《中华辞赋》编辑部。

送信人自我介绍说:“我叫平张虹。我已经70多岁了,我是一个种植中药的农民。我特别喜欢《中华辞赋》。我从我在河北农村的家出发,根据杂志上的地址花了两个回合才找到它。”

听到这些,杂志出版商兼副总裁袁志敏感动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词人、书法家和诗人参观了编辑部。他自己发现的老年农民读者是第一批。

“做得很好,很好,终于有地方出版辞赋了!”平张虹从他的黑布袋里拿出一个《中华辞赋》。杂志被包在一个旧塑料袋里,边缘磨损了。“我已经为你纠正了一些错误。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正确。”他拿出一个旧笔记本说。

袁志敏伸手去拿杂志,这是2008年的第四期。平张虹指了指36页的“酒归自己”,“知识”被误认为“儒”,“博雅古琴”,“鼓”被误认为“鼓”。

袁志敏俯身在平张虹面前,仔细聆听他的错误。他看到所有他认为好的文章和他换的地方都盖有“平张虹蓝宝”的印章。

平张虹说他读书的时候应该带个印章。当我读到亮点和要点时,我不禁写了一些想法。

袁志敏的眼睛移到平张虹的脸上,看到了老人额头上的皱纹。他非常感动,不明白。

这就是老人大老远来的原因吗?这两个人谈了一个多小时的辞赋。袁志敏直接问他:“你带辞赋了吗?”

平张虹说,“我怎么能那么好呢?我只是喜欢它,所以让我们来看看。”

说到这里,他说是时候回去了。

诗歌、歌曲、赋、宫廷曲调以及经典和历史的子集包含平行和分散的章节。

年轻人没有机会进入大学,而老年人则忙于补课和读经。

2011年5月30日,我从袁志敏打来的电话中得知,中国辞赋北京高峰论坛已经成功举办。平张虹连夜写诗,表达:

传统文化不同,古代词多次流浪。

我喜欢听到论坛的祝贺信息。中国充满彩虹。

经过几年的交流,袁志敏认为平张虹是一位可敬的长者和友好的朋友。他决定去拜访老人的家。

农村传奇

2012年1月2日,袁志敏和周寿平驱车200多公里去河北安国县北部徐新庄看望平张虹。

平张虹的院子被彻底打扫干净了。担心北京人听不懂安国的话,他特别邀请了村里一位讲普通话的汉语老师来翻译。

平张虹握住袁志敏的手,说不出话来。他的儿子在一旁说,我父亲听说你要来,整晚睡不着。他看了你所有的杂志。

平张虹说,2008年10月,他在市立医院住院。在公园散步时,他看见一个手里拿着一本《中华辞赋》杂志的男人。他跟着那个人走了很长一段路,告诉其他人他想看他手里的杂志。这个人看到他喜欢书,就给了他《中华辞赋》。他在医院读了一遍,从医院回到家,从头到尾又读了一遍。起初,他想写信告诉杂志一些错误,但他非常想知道是谁经营杂志,以至于他坐公共汽车去了北京五个多小时。

在平张虹家的一个厢房里,他收藏了一些书,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这位中草药农民从小就读私立学校,他特别喜欢诗歌,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买到和带走古典书籍。

当翻译的老师说平张虹是当地着名的圣人,懂书、礼仪和诗歌。

走进厢房,袁志敏真的很惊讶。有几面墙的书柜和古诗都特别配有几个柜子。袁志敏一眼就看到了一本《中华辞赋》的书。平张虹非常喜欢辞赋!

临别时,平张虹含泪握着客人的手很长时间。

两个月后,袁志敏接到平张虹儿子的电话,说他父亲病了。几天后,平张虹亲自写道,不允许他多读书,也不能给《中华辞赋》杂志提建议。袁志敏立即给他儿子打电话询问平劳的病情。2013年12月,在一位领导同志的关心和支持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同意正式出版《老书虫》,该杂志发行编号在全国公开发行。

《中华辞赋》被“修改为积极成果”,并没有忘记广大读者的支持和关心。

于是,袁志敏第二次拜访了平张虹。

事先没有联系。袁志敏打算给老人一个惊喜,他打电话到安国平张红的家,说座机已经被取消了。找出平张虹杂志汇票上留下的手机号码,然后打电话给它。接电话的人是平张虹的孙子。

"我祖父去世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让袁志敏心里一沉。他决定参观老人的房子。

袁志敏抱怨说,平张红的儿子:“我告诉过你,你父亲的病应该告诉我们!”

"我爸爸不会让你知道的,因为担心你会来耽误你的时间。"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于2012年4月离开."

袁志敏以为他们是在2012年1月来的,但事实上老人仅仅过了两三个月就离开了。他非常内疚没有打更多的电话,也没有最后一次见到老人。

这一次,自2014年正式发行以来,袁志敏带来了这本杂志。在老人的墓前,看着长满杂草的土堆,袁志敏想起了老人过去的一些事情,因为《中华辞赋》,他对老人产生了依恋。他更清楚地明白,老农,像许多热爱辞赋文化的中国人一样,是《汉代辞赋选》成长的根源。

你脚下有根,前方有路。

《中华辞赋》的成长不仅有广大基层读者的支持,也有资深读者的关心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乌苏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4girlslike.com 技术支持:乌苏门户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