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统计分析:180 家实现良性退出的 P2P 平台

时间:2020-01-26

P2P在线贷款平台根据其运行状态和退出方式可分为正常运行、问题平台、关闭和转换。他们仍处于正常运营平台,或者正准备继续冲刺备案,或者已经开始逐步改造其他业务。问题平台可细分为流失、现金提取困难、经济调查干预等。有些平台已经完全断开,有些平台可能能够收回一些资金。

根据平台是否已完成全额支付,关闭和改造平台可分为以下两类:一类是发布公告表示已完成全额支付且确实健康退出的平台;另一个是通过公告或其他方式宣布暂停运营、退出或转型的平台,甚至有些平台没有任何公告或公众意见,但官方网站显示其已经退出行业,不清楚是否已经完成所有支付。

市场越来越关注封闭和转型的平台。这些平台的数据特征是什么?完成所有支付并实现真正良性退出的平台有哪些特点?所有这些都是本文的重点。

本文首先通过对P2P网上贷款行业关闭和转型的统计发现:

关闭和转型的平台数量与现有平台总数成比例逐渐增加;

资产侧业务是平台转型的主要方向;

封闭平台和改造平台的正常运行时间主要在2年以内;

区域相对集中;

关闭和转型的私营部门数量占派系总数的50%以上,但正常操作平台的数量不到7%。

然后我们通过对180个真正良性退出平台的样本统计发现:

143个样本平台在2019年退出;

列出的部门中真正健康退出的平台数量在该派系的平台总数中所占比例最高。

真正良性退出的剩余平台的规模通常很小;

platform退出的原因主要是基于业务战略布局的监管政策和考虑因素的影响。

对于良性退出,本文最后分别从平台、监管机构和贷款人的角度给出了一些建议。

一、暂停和转型平台的数据特征

根据网上贷款公司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7日,P2P网上贷款行业共有6,046个暂停、转型和有问题的平台,包括3,163个暂停和转型平台和2,883个有问题的平台。

1。封闭和改造后的平台在现有平台总数中的比例正在逐渐增加。

本文将现有平台定义为封闭和转换的平台和问题平台的总和。其中,暂停和转型是指平台通过暂停和转型退出P2P网络贷款行业。本文还将超过3个月没有发布新目标的平台纳入暂停统计类别。问题平台包括通过逃跑、干预经济调查和难以提取现金而恶意退出的平台。

图1显示了封闭和转型平台的数量及其在自行业发展以来退出的平台总数中所占的比例。

数据显示,P2P在线贷款行业在2013年和2014年还处于起步阶段,平台数量相对较少,因此退出的平台数量也相对较少。

进入2015年后,行业发展迅速,新平台数量大幅增加。加上相关监管文件的初步发布,退出该行业的平台数量也大幅增加。然而,由于行业的非监管期和缺乏相关监管部门的指导,封闭和转型平台的数量在退出平台总数中所占比例相对较低,仅为32.69%。

2016年,P2P网络贷款行业关闭和改造的平台数量最多,达到1156个。这主要是由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在2016年8月24日发布,一些不合规的业务暂停,P2P规模相对较小

P2P在线贷款平台退出后,在原有网站上宣布转型方向或直接显示其他服务的平台数量相对较少。据网上贷款机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7日,只有86个平台明确指明了转型方向。

如下图所示,2015年前只有一个平台将进行改造,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28个和32个,2018年将有所减少,有19个平台,2019年以来只有9个平台。

转型平台转型方向统计显示:

32.73%的平台主要转型为资产侧业务,主要集中在信用贷款和消费分期业务。这类业务的进入门槛相对较低,模式相对简单,与P2P网上贷款业务的关联度相对较高,这是相对容易转型的方向之一。

第二是其他业务的转型,占18.18%,但其他业务涵盖的领域很广,包括但不限于教育保险、贷款超市、虚拟货币交易等。

转为股票基金业务的平台数量也达到16.36%,主要是基金销售和私募。

10.91%的平台转变为外围服务行业,主要是系统服务提供商和大数据细分市场。

众筹、汽车金融、供应链金融、黄金等行业也参与了平台转型。

3。悬吊平台和改造平台的正常运行时间主要在2年以内。

下图显示了悬浮平台和改造平台的正常运行时间分布,数据显示悬浮平台和改造平台的运行时间主要在2年以内:

29.21%的平台正常运行时间不到1年;

1-2年内为28.9%;

只有2.02%的总运行时间是5年或更长。

4。封闭平台和改造平台的区域分布相对集中。

如下图所示,封闭改造平台的区域分布相对集中,主要分布在广东、上海、北京、山东、浙江五个地区:

广东封闭改造平台数量最多,558个;

上海有384个,北京有384个。

山东和浙江也有300多个封闭和改造的平台。

5。私营部门中封闭平台和过渡平台的比例超过50%

。如下图所示,95.07%的封闭和过渡平台属于私营部门。这主要是因为私营部门基础较大,其他派别的比例相对较低。其中,国有部门占2.94%,上市部门占1.2%,银行部门仅占0.06%。

下图显示了各派系平台类型的分布。数据显示:

私营部门关闭和改造的平台占该派别平台总数的最高比例,为51.51%,其次是41.52%的问题平台。目前,仍在正常运行的平台数量仅占6.97%。虽然这一比例很低,但正常运行的平台数量的绝对值远远高于其他派系,为407个。

问题平台在国有资产体系中的比例最高,占41.84%,主要是因为此类问题平台的大部分国有资产股东背景实力较差,与真正的国有资产股东关系不大。其次,封闭和改造平台数量占32.98%。正常操作平台数量占25.18%。

所列平台中正常操作平台的数量占该派系平台总数的39.82%,其次是封闭和改造平台的33.63%和有问题平台的26.55%。这主要是因为上市公司在P2P网上贷款平台上持股或持股较为谨慎,都是在公众和相关监管机构的监督下进行的。如果他们的P2P在线贷款平台出现问题,这些问题将反映在他们的资本市场上。

风险投资系统中问题平台数量最多,占该派系平台总数的51.52%。这主要是因为风险投资机构的投资只是金融投资,而风险投资机构之间的实力差距也是

一是消化一些平台股票需要借款人如期偿还贷款。如果借款人贷款期限较长或逾期,平台无法完成全额支付。

第二,一些平台在兑现后退出,但没有以公告的形式公布,因此数据无法追踪,因此无法纳入统计。本部分以这180个能够获取数据的平台为样本,对真正良性退出的平台的总体特征进行统计分析。

1。143个平台在2019年实现了真正的良性退出。如下图所示,180个样本平台中有143个平台在2019年实现了真正的良性退出。这种现象的原因是:

1。无法跟踪提前退出的平台是否兑现,样本存在统计偏差;

第二,一些平台选择在支付完成后撤销,因为他们认为提交申请是无望的,而且他们自己的规模很小,所以提交申请在2019年后又被推迟了。其他平台未通过合规检查,在监管部门的有效指导下退出。

2。在属于这个集团的平台数量中,上市部门拥有最高比例的真正良性退出平台。

下图显示了180个真正良性的退出平台的分布情况。数据显示:“从退出平台数量来看,私营部门拥有的平台数量最多,为162个,但退出平台在该集团平台总数中所占比例相对较低,仅为2.77%;

列出的平台数量为11个,但占派系平台总数的9.73%。

国有资产良性退出的平台只有3个,占比最低,为1.06%。

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民营平台数量众多,股东背景相对薄弱,使得全额支付后很难退股。然而,参与一些相对较小平台的上市公司愿意并能够在兑现后退出,以避免资本市场的变化。

3,真正良性的退出平台规模相对较小。

统计显示,在180个真正良性的退出样本平台中,退出前披露剩余存量规模的平台数量相对较少。

下表显示了一些平台在支付完成前披露的剩余库存数据。数据显示,实现真正良性退出的平台规模相对较小。退市前剩余存量最大的平台东方金玉也只有3.2亿元,最小的剩余存量只有6.94万元。由于平台规模相对较小,一些具有相应财务实力的平台已经提前用自己的资金兑现。

4,15个有背景的真正良性退出平台

表2显示了向公众宣布的15个真正良性退出平台。从区域分布来看,主要集中在北部、上部、广东和浙江四个地区,其中广东7个,北京4个,浙江3个。付款时间主要是2019年。退出P2P在线贷款行业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响应国家监管政策或考虑自身业务的战略布局。

3,Summary

随着行业平台数量的大幅减少和监管体系的逐步完善,暂停业务和转型已经成为平台退出行业的主要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平台已经在与贷款人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完成兑现,实现了真正良性的退出。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如下:

1。一些平台规模相对较大,涉及到大量的贷款人和借款人,资产处置存在一定的困难,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兑现。

2。恶意逃债现象普遍存在,借款人无法按时还款,导致平台没有资金偿还相应的贷款人。

3。目前,合法收款比较困难,这也影响了平台的支付进度。

4。平台自身的资本实力薄弱,或者股东的背景实力不强,即使规模很小,也没有自己的资本提前支付。

5。还有一些平台的现有资产由于资产欺诈而无法覆盖剩余的未偿股票。

6。平台与贷款人沟通不畅,支付比例无法达成共识。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乌苏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4girlslike.com 技术支持:乌苏门户网| 网站地图